不是很闲

沉迷三国,偏爱曹魏。其他喜欢周瑜虞翻等。同人吃友情向,无差或互攻。热爱冷cp。尊重历史,适度玩笑。玩过文字演绎,主男皮。以上,求同好勾搭。

【周瑜中心/瑜all】一个人的疯狂与一个人的诗

大概我心里的周瑜,可能是这个样子。
ps借用一下朋友的话就是“用敬语请人交出钱包”的人233

遥闻芳烈:

作者:飞行上帝


首发三国JQ研究所,经作者同意授权转载Lof




一、
周瑜第一次看见孙策的时候,孙策刚和别人打完架。
周瑜觉得那样子很好笑,于是他就笑了,这引来了孙策的不满。
——你这人一看就不会打架。
结果周瑜冲他的脸上就是一拳。
当然之后是互相的很多拳,其中可能还夹杂着各种脚法,不赘述,总之就是这么认识了。算是个朋友,当然也不过就是朋友。但周瑜是个慷慨大方的人,这没说的,所以当孙坚带兵打仗去之后,他邀请对方的一家住到了自己家的房子里。
周瑜真的是个慷慨大方的人,身外之物于他而言,怎么说呢,算个屁。在周瑜带着他弄来的车、船、人、粮又一次见到孙策的时候,也没想跟对方怎么着,说好听点,帮朋友个忙,说难听点,卖个人情而已。

二、
也许就是这样的慷慨大方,让周瑜在遇到那个同样慷慨大方的人时,一见如故。
那天他让几百人堆在鲁肃家的门口,几百人不多,但你对比一下背景上的小民房就知道这气势了。
——我的兵缺粮了,想问先生借点。
周瑜嘴里面说着借,其实已经准备去拿了。这世道里,我就拿了又怎么?我不拿反正肯定也有别人来拿。
——借多少?
——五百斛。
——那怎么行?
周瑜的眉毛挑了上去,怎么不行。他还没张口,对方却指着自己院子里的两囷米中的一囷。
——三千斛,拿走。
周瑜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欺身上前,用手大力拍在鲁肃的背上,身材魁梧的鲁肃自是当他没拍一样,纹丝不动。
——交个朋友,怎么样?

三、
当周瑜带着鲁肃脱离袁术过了江时,他才真正是踏实下心来要投奔孙策了。
这种感觉有点古怪,当你的朋友成了你的君主,你们俩还是朋友吗?
有些人会觉得仍然是,君臣师友,那不是佳话吗?
但周瑜不是这个“有些人”,他认为不是。他觉得当他一定要无条件服从某个人的命令不然他就要滚蛋的时候,他们就不是朋友了。
真让人惆怅,但周瑜无所谓,朋友这种东西总是还有很多的。他现在只是想找个差不多的人,和那个人一起带着自己的抱负走下去,能走多远是多远。
当然其实没多远。

四、
孙策死了,很突然。孙权接替了他,很年轻。
周瑜认真地考虑过自己的去留问题,毕竟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不是吗?为了人情而放弃自己想做的事,不是他的风格。
他又仔细想了想孙权这个人,最终觉得留下也还行。
不同的风格,但不比他哥差。
决定之后,周瑜的行动总是迅速的。他迅速带着兵开进了吴郡,率先向孙权行了君臣之礼,也镇住了一些想要趁机乱动的人。
——孤隐约猜到公瑾会来给孤镇场面。
周瑜只是在笑,他喜欢孙权这份自信。
——孤给公瑾权力和信任,来换公瑾的忠诚和尽心,可好?
对两方都不错的买卖,不是吗?
第二天,孙权便让周瑜和张昭共同执掌众事。

五、
周瑜从没觉得自己有任何资格去对张昭说,你他娘的给我闭嘴。
议事的时候,张昭总是说得多,而且他的话也很有用。周瑜总是听,低调得让人几乎要忘记他也是和张昭一样被孙权任命的人。
但这次周瑜真的很想跟张昭这么说一句。
送什么质子,你他娘的给我闭嘴。
当然他最后还是憋住了,就如刚才所说,他没有任何立场去说出这句话。
他只是在微笑,然后起来说。
——这也是将军的家事。
孙权心领神会,于是这事就这么结了。
周瑜总是尊敬张昭的,非常尊敬。他一向觉得,能够保持好一件平凡的事情,那就是一件不平凡的事情。谁对张昭不尊敬,他第一个跟谁急。
虽然当六年后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他还是很想说。
投什么降,你他娘的给我闭嘴,老子说打就打。

六、
面对大汉丞相要来攻打江东的事情,周瑜冷笑了。
实话讲他对汉室这名号一点兴趣都没有,感情当年杀我族兄的不是你汉廷重臣?有没有这层皮在他眼睛里毫无差别,扒下这层皮看里面是什么玩艺儿才是正经。
但偏偏这世上就有那么些人信这个,于是他只能说
——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
够了吧?满意了吧?
他得承认自己有点兴奋,其实他仅仅是对曹操有兴趣。
因为曹操够强。
但没理由你够强所有人就要投降你对吧?这天下自然是要强者居之才好,不如让我来检验检验你究竟够不够强。
如果还要算一个周瑜有点兴趣的人,那大概就是来联盟的刘备了,又是汉室一层皮。
如果还要再算一个的话……孙权曾经问周瑜
——你觉得孤怎么样?
——瑜觉得一辈子这样跟着将军,也是件挺好的事。

七、
小乔挽着周瑜的胳膊,头靠在他怀里。
——我最不愿意看见夫君去打仗。
——死不了的。
周瑜用没有被挽着的一只手摸了摸小乔的头发。
——但还是会很担心。
小乔的声音小得快听不见,周瑜轻轻在小乔的头发丝上亲了一下。
——怕什么,很快回来,去睡吧。
周瑜总喜欢这么说。
他是很有信用的人,他说了好多次,最终只有一次食言。

八、
孙刘联军赢了,周瑜最后把霞光接进了江里,给了在这个战场上的所有人一幅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最壮丽的图画。
然后他还打下了荆州,虽然过程有点曲折,还被扎了一箭,幸亏不是凉飕飕的。
那个他最有兴趣的人暂时估计没什么心情来管他,但他还可以跟那个同样也很有搞头的人玩玩。
他找了个人来帮他玩。
周瑜觉得庞统是个很古怪的人。
他不怎么讨人喜欢,也不讨人厌。他只是静静地呆着,或者安静地做事情,有种山石一样的气质。
但当周瑜对他说要一起去某处的时候,他看起来很高兴。
当周瑜对他说要锁死刘备然后再一起去某处的时候,他也很积极。
所以周瑜很喜欢他,是真的很喜欢。

九、
孙权看着周瑜看了很长时间。
——真的要打?
——瑜说过想要一辈子跟着将军,要是想要到一辈子的时候还有的玩,就非打不可。
孙权笑了,然后他同意了,然后他对周瑜说
——万事小心。
后来周瑜就去了,然后就像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那样,他病了。
病得昏昏沉沉的时候,他想,要是这么就过去了,一定会被别人说什么英年早逝,再掉几颗不知道值不值钱的眼泪。
英年早逝?去你丫的。
再来个三五年如何?五年,噢不,三年,三年就行。
不给吗?……不给就算了。
只是不能和这帮人玩下去了,真是可惜。

十、
他脑子闪过了许多人。
他们的存在对我而言重要吗?勉强还成吧。
我的存在对他们而言重要吗?……谁知道呢。

于是,就这样吧。




——End——

评论

热度(32)

  1. 不是很闲遥闻芳烈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我心里的周瑜,可能是这个样子。ps借用一下朋友的话就是“用敬语请人交出钱包”的人233